轰出胜韩叶楚路蒜茄瓶邪兔虎雷安狗崽东北大乱炖乃是我的理想。嗨嗨嗨嗨起来٩( 'ω' )و

【The kiss for love】韩叶(3)

新年第一次更,新年快乐啊各位。

-------


  “不行!!!这个不行!!!”戴着猪面具的男人嘶哑着喉咙大吼着。


  “不是这个,混蛋!”


  昏暗的房间内,无数细小的物件被从桌上扫落,发出连续不断的响声。一些东西在被扫落时飞过房内的几缕光束,反射出各种颜色的光芒,又很快隐于黑暗。


  房间内一阵噼噼啪啪。


  “神啊!我万能的主!”猪面具男子跪倒在地,双手合十,忠诚的祈祷,握住胸前那枚十字架,却又同时恶狠狠的把它扯了个粉碎,他说话的语调也转变为了一种喑哑的低咒,“你们都应该下地狱!”


  “只有我!只有我!哈!哈哈哈!”


--------


  张佳乐和张新杰带着些人来到医院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六点了。


  叶修静静的卧在床上,闭着眼沉睡,手边的被单被拉的笔直,没有一丝褶皱。韩文清坐在他旁边的床上,胸前大片衣服染着已变为浅褐色的血迹。


  “韩队?”张佳乐看了看叶修,一脸兴奋,“他就是杀手之王?以前从没见过他真面目呢。”


  “嘘。”韩文清让他降下音调,“是,衣服呢?”


  张新杰拿起一旁的病历簿,只翻了一页:“左手臂肩部粉碎性骨折,异物入体,内脏轻度错位,全身多处擦伤,软组织多处挫伤,失血过多。他是怎么活下来的?”


  “命硬啊,啧啧。这下叶秋可有的躺了。”张佳乐转到叶修床头旁,“长得还不错么,颜值我给八分。”


  “你们盯好他,”韩文清拿起衣服,“嘉世可能会派人来杀他,其他组织应该也得到了消息。”


  张新杰看了一下叶修的血袋,点了点头。


  “那是,到了手的狐狸可不能让别人半路截了。”张佳乐笑笑。


  “我去换衣服。”韩文清推开门走了出去。






  “一点就够了。”他邪笑着,从门缝塞入一个盒子。


  不可见的雾气从盒缝中钻出,危险而不可闻。





  “看我炸弹!”张佳乐一把甩出四张牌,“要不起吧,哈哈哈哈!”


  “过。”张新杰点了点头。

  

  “王炸。”林敬言笑笑,放下两张鬼牌,“不好意思啦。”


  “不要...”张佳乐喝了口水,演示尴尬。


   “飞机。”林敬言放下手里所有的牌,“我赢了。”


  “又是我输!不玩了不玩了!”张佳乐把所有的牌和成一堆,“话说队长出去那么久了,得有一个小时了吧。”


  张新杰看了一眼钟,七点三十六分,从这里到门口需要三分钟,买早餐需要一分钟,走到医院门口买好早餐正好七点四十。


  “我去买早餐。”张新杰起身。


  “帮我带碗皮蛋瘦肉粥啊,不要咸菜。”张佳乐说。


  “帮我带两包子就可以了,不挑馅。”林敬言看着他,“没包子的话,其他都行。”


  “等我一下。”张新杰推开门。


  一股大葱韭菜大蒜八角的混合气味铺面而来,张新杰措不及防的被喷了一脸,不断地咳嗽。


  “怎么了?”张佳乐跟着张新杰走到门口,也被熏了一个跟头,“我去!这什么怪味!”


  林敬言走到门口,就算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还是不太能忍受这种味道。林敬言往走廊里看了一眼,他算是被自家警员给折服了。


  两个警员蹲在门口吃大葱卷饼。与他俩不远的区域,长凳上,一个吃凉皮的,一个吃卤粉的,还有一个正在往自己碗里倒一种油状物的红色液体。


  四种食物的味道混合在一起,不知道起了什么化学反应,难闻指数成倍上升。而吃的那几位每个人都有一种气味护体,完全没有感觉,倒是苦了无辜中招的张新杰他们。


  “张副局长,你出来了?”左边吃着大饼的警员说,一口的大葱味。


  “我们一听说这么早就要来,就顺手把早餐带来了,反正这里没人是吧。”右边那位嚼得嘎吱响。


  “副局长,您尝尝?”吃凉皮的那个警员走过来,递出一双筷子,“这可是我们那边的特色,最正宗的,我自己亲手做的。”


  张新杰看了一眼那碗凉皮,一股子酸腐味几乎都凝成了实体,如果不是看见那个警员之前吃的有多么开心,他都要以为这碗凉皮已经馊了。


  唯一一个食物气味比较正常的警员吃的是煎饼果子,出于个人口味问题,他正在往煎饼果子上刷老干妈和霉豆腐。


  卤味的浓香,凉皮的腐味与霉豆腐的另一种腐味交织在一起,还夹杂大蒜香与大葱香两大怪味,再加上老干妈那令人欲罢不能的辛辣...


  真是绝了。


  因为叶修的特殊身份,手术后,他被转移到医院里一座老旧的住院楼里,这栋住院楼因为有新的住院楼而没有什么病人住着,也正因为没有其他病人,所以警员们才敢大胆的吃这些气味重的食物。


  虽然工作的时候吃东西是不对的...


  老旧的空调年岁已高,对这些气味完全无能为力,过道里满是“生化毒气”。


  “不要说来个杀手了,”张佳乐倒在病床上,有气无力的说,“连来只苍蝇都会被熏晕的吧。”


  张佳乐,法式昏迷中。


评论(1)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