轰出胜韩叶楚路蒜茄瓶邪兔虎雷安狗崽东北大乱炖乃是我的理想。嗨嗨嗨嗨起来٩( 'ω' )و

【The kiss for love】韩叶(2)

打字好难,葛优瘫。。。。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"鬼手已经被干掉了。"魁梧的男子一身笔挺的黑西装,面无表情的报告,声音毫无起伏,平淡的叙述着一条生命的逝去。


  “没用的东西。”冷漠的音线几乎让空气凝结。

  

  “杀手之王叶秋现在与X省警察局局长韩文清待在一起,我们的眼线还没有弄清情况。”男子继续汇报,“叶秋受了重伤,大量出血,预估有多处骨折。”

  

  “让哈哈一笑去,告诉他,如果失败,立刻处决。”

  

  “是。”




  另一边。

  

  韩文清完全不敢想象的场景,出现在了他的眼前。


   那个被称之为“杀手之王”的家伙,现在面色苍白的倒在了自己的怀里,被自己扶住的肩部入手湿润,艳红染红了衣物,浓烈的铁锈味直冲鼻腔。  


  “喂!叶秋!喂!”韩文清摇晃了一下叶修,“不许睡!听到没有!”

 

  叶修勉强挤出一个笑容,却比哭还难看:“怎么,担心哥啊?”


  “不许睡。”韩文清再次强调,也不再搭理地上那个半死不活的家伙了,打横抱起叶修就往最近的医院跑。


  叶修安静的躺在他的怀中,用最后的意识压制住昏睡的欲望,他已完全是强弩之末。


  啊,都说了不让我睡觉了,还给我提供这么安心的环境。叶修迷迷糊糊地想,用指甲掐了一下伤口,用痛感压制困意。


  “医院快到了。”韩文清用蓝牙耳机拨了一个电话,低头看了一下叶修,被他越发苍白的脸所惊,脚下加快了速度。


  韩文清的脚步在这夜深人静的街道上格外清晰,声音以落脚处为中心,四散而去,如同平静池塘因投入石子而泛起的涟漪,拉长了尾音在空中回荡。


  深夜的风带着寒意,韩文清缩了缩脖子,把叶修抱得更紧。


  寂寞的夜晚呵。叶修偏过头,眼前的星空如墨,慢放了一样往后退开,只余赤橙黄绿的人造灯光仍刺激着视网膜。


  刹那间,一切颜色褪去,只有交错着黑色线条的白色。


  “啊!”护士发出一声惊叫,被这个突然冲进来的男人吓了一跳,他抱着一个半身染血的青年,一身杀气,似乎下一秒就要从哪里掏出一把长刀,血洗医院。


  “医生呢?我要挂急诊。”韩文清快步走到她面前,“我是之前挂急诊的人。”


  护士还处在惊吓中,双手交握在胸前,没有回答。


  “医生呢?”韩文清再次复述,有一点不耐烦,叶修的体温又下降了一点。


  “快快快!!!”几个护士推着一个担架床跑过来,金属轮在地板上滚过,与砖缝向击,发出连续不断的咕噜声。


  “请把病人放到床上,我们马上处理!”一个护士说,麻利的给叶修扎了一针。


  韩文清闻言轻而迅速的放下叶修,一个小小的东西从叶修的手里掉出,正落在韩文清手掌上。


  “交给你了哦,保管好。”叶修露出一个惨白的微笑。


  韩文清还来不及看那是什么,只是望着叶修。


  “别太担心哥。”


  匆忙的脚步声回荡在午夜的医院里。


  “叶秋。”韩文清紧跟着担架床前进,最后在手术室前被拦下。

  

  “先生!您不可以进去。”一个较为大胆的护士站了出来,拦在韩文清前面。

  

  “不许死啊...”韩文清小声的说了一句,并没有看她,目光一直追随着被推进去的担架床。


  天啊,这人太可怕了,护士紧攥着拳头,他等下打我要怎么办?算工伤吗?但是不能让他进手术室啊。


  万幸,她担心的场面没有出现。


  韩文清收回目光,低头看了她一眼:“请问在哪里缴费?”


  “楼下左转。正对楼梯口的那个就是交费处。”护士说,一边松了一口气。


  韩文清点点头致谢,转身往楼梯口走去。


  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却突然冲了出来,手里抓着一个几张纸和一支笔:“病人病危!谁是家属?!!”


  “我是,”没有半分犹豫,韩文清走回来,抓住了那只签字笔,沉重而迅速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,每一笔,都无比艰难。


  “快快快!供氧机!给他打一剂肾上腺素!”手术室里已忙成一团...


  




  医院的里恒温的空调略低,韩文清刚才一路疾跑,背后的衬衫被汗水浸湿,现在被空调这么一吹就有一点冷。他缩了缩,坐在手术室外的金属长椅上,可以闻到医院里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。

  

  已经三个小时了,叶修仍是处在手术中,那顶绿色的灯光还没有熄灭,连带着韩文清心中的大石也悬在空中,不上不下。


  叶修给他的东西,是一个胸针。


  浅金色的宝石嵌在做旧处理的银座上,各色细小的水晶围绕着中心落座,只需一点光源,就可以看见宝石折射出的漂亮彩虹。光圈使这只胸针看起来像一只令人安心而神秘的眼睛。


  韩文清握着胸针,手心里已出了一层细密的汗。


  眼前就只有一层白色,韩文清倚着冰凉的椅背,突然想起应该跟局里报告一下,手机却已经响起。


  “喂!韩队!出大事了!”张佳乐大呼小叫的声音隔着手机穿出,“鬼手!就那个杀手鬼手!被人发现死在小巷里了,直接断头死的!”


  韩文清皱了皱眉头:“我知道了,我抓到叶秋了。”


  “那个鬼手居然...什么!!!!!!!!!”张佳乐的声音高了八度,“你抓到叶秋了???韩队威武!”


  “我现在在医院,你带一些人过来,顺便给我带一套衣服。”


  “韩队你受伤了?”

  

  “不是我,是叶秋,他现在正在进行手术。”


  “好,哪家医院?我们马上来。”


  韩文清报了一个名字,然后挂断了电话。


  他现在略微有一点迷茫。


  迷茫这两个字是不应出现在韩文清的身上的,但他现在这种情绪,除了迷茫,韩文清找不出其他形容词。


  从十年前他戴上警徽的那一刻开始,韩文清与宿敌叶秋之间的较量就拉开了序幕,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出现在各自领域的。


  长达十年的时间里,韩文清破过的很多案子都是与叶修有关的,他在不知不觉中了解到叶修是一个怎样的人。后来甚至知道叶修的大部分习惯,能从地上的一节烟头来判断叶修是否来过。


  一次次的扑空或是错过,都会换来韩文清更加精细的抓捕计划和叶修的再次逃脱。


  但是这次,没有计划,没有准备,叶修就这样轻松的被自己抓住,轻松到不费一丝力气。韩文清觉得十分的不真实,几度怀疑是做梦。


  “嘶...”掌间一阵刺痛,韩文清低头,血色沾染了那颗胸针,他握的太紧了,胸针的边缘划上了他的手。


  韩文清用衣角擦了擦胸针,把它放进口袋。


评论(2)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