轰出胜韩叶楚路蒜茄瓶邪兔虎雷安狗崽东北大乱炖乃是我的理想。嗨嗨嗨嗨起来٩( 'ω' )و

【猎狐】(下)韩叶

空气中弥漫着焦糊味,韩文清站在全家最后一块完整的大理石地砖上,眼前是倒下的,巨大的红狐。不,已经不完全是红狐了,那柔亮的毛发已经有半数被炸成焦黑,叫嚣着要降妖的倒是已化为片片鸡毛,洋洋洒洒的落下来,散的一地都是。


住了近五年的家突然变成只剩残砖碎瓦,但是韩文清已经管不上那些了,他指尖微颤,压抑着什么伸开双臂,想拥抱那只红狐。

“你是叶修吧。”

没有回应。

“不许死。。”韩文清左拳紧握,鲜红的液体从指缝中流出,“我们,还没有一决胜负啊。”




三个小时前


狐毛啊。。韩文清若有所思,连着几天家中发生的怪事和张新杰的话,一个大单的猜想浮现在他的脑海里。


韩文清扫干净座椅上的狐毛,倒进垃圾桶,走进客厅。


“叶。。小心!”张口还只一字,走廊上的玻璃瞬间炸碎,一道黄影并着飞溅的玻璃渣向叶修袭来,韩文清面色不变,抱着叶修就地一滚。


狐狸懒洋洋的,闭上了刚刚张开的嘴,由着韩文清的动作。


怀里柔软的温度让韩文清的心脏恢复正常工作,背后扎上的几块碎玻璃往外渗出鲜红,痛感迟到的到达大脑。韩文清抬头怒斥黄影:“谁!”


“哎哟哟,”那黄影在原地调整姿势站好,躬身做了一揖,竟是一头上插有鸡毛的黄衣道士,手里的桃木剑向右倾斜,正搭在衣服上那块暗蓝补丁上,“在下鸡毛道士,受人委托前来受妖,不料冲撞了施主,还请原谅。”


韩文清冷眉直视,左手慢慢收成一拳:“妖?”只要是他觉得那道士在说谎,招待他的将会是拳头。


鸡毛道士伸出干枯的右手一指,指向韩文清怀里的红狐:”施主,你怀里那只便是了。这孽畜已有千年寿命,伤人无数,施主还是交给贫道处理罢。“


果然,韩文清皱着眉头看向红狐,视线停留在他的脊椎上,原本断掉的后腿被养好,被喂得发了福,连皮毛都养的泛了点紫红色。


自己没有想到最初只是一点同情心,竟是把昔日对手带回了家,他早就应该发现叶秋就是这狐狸的。


看着韩文清眉间隆起的“川”字,叶修缓缓开口,语气一如多年前的欠扁:“他说的没错,你还是把我交给他算了。我也打扰你够久的了。”


韩文清不答,只是更加握紧了拳头。叶修这一开口,等于变相的承认自己是妖。


“那你是叶秋吗?”


叶修被迫直视那双坚定的眼,希望从中找出一点点的恐惧或是厌恶,好来让韩文清脱离这摊烂泥,但是他失败了。


“你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嘛。。”叶修嘟囔着,抬头大声回应,眼底闪着光芒:“是的,不过我叫叶修。”


他想了一下,补充道:“本名。”


“那你就更不能被交出去了。”韩文清说,"留下来。"


“好好好,听你的。”叶修换了个更加舒适的姿势,等着看戏。


这下轮到鸡毛道士急了,原本一片大好的形势,被韩文清三言两语就破坏了,急的他那一头鸡毛都跟着急,抖得像糠簺。他猛地从腰间抓出一个刻有“天”字的青铜镂空令牌,挥舞着给叶修看:“我可是奉了天道六捕的命令前来降你的,你敢不从!”


“哈?”叶修像是没有听懂似的,用爪子挠了挠耳朵,“天道六捕?你逗我吧,我见过真正的令牌,这仿冒品是在哪买到的纪念品啊。你不过是个野路子道士罢了。”


“野?!!”道士的肩膀抖动,两眼冒出怒火,“野路子?!你不要羞辱我!”他从怀里摸出一大把道符,不管不顾的全部扔向叶修。


一时间里,漫天的黄色道符间和杂着或红或蓝或紫或绿的光芒,铺天盖地的落下。


而叶修,只是张开嘴打了个响鼻,一口火球烧了个精光。


紧接着道符而来的,是那把破旧的桃木剑。桃木剑被舞出了幻影,剑尾带着的红色流苏化成一片红幕。


对此,叶修的招数更简单,他只是轻轻跳下韩文清的手臂,身形迎风见长,瞬间就长到豹子大小。


他对着木剑的光影,抬爪在虚空中挥舞了几下,那飞着的木剑就变成了片片木块,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着地声。


“可恶的狐妖!”鸡毛道士已然全怒,法宝被毁,道符全没,三步作两步的杀上前来,全身道袍无风自动,往外高高膨起,“你毁我本名灵宝,我与你同归于尽!”


不好!叶修心中暗叫,我还没打你呢你就要自爆了,脾气也太不好了吧。就算是三流道士的自爆,威力也不容小觑。他转身想跳开,却看见了自己身后的韩文清。


叶修愣了一下,立刻做好了决定,咬着牙关用身体把韩文清围在怀里。背后是让人睁不开眼的刺眼强光。


韩文清只来得及看见红光在眼前闪过,在一声响雷后倒下。鸡毛道士的黄袍已炸成碎块从空中飘落,落地时已化为片片鸡毛。


半间房屋都被炸飞了,空气中弥漫着烟的味道,韩文清暂时看不见那些,他的眼前,只有倒下的如豹子大小的叶修。。。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“诶!老韩哪,帮我开下电视。”叶修黑着半边毛,交叉着腿躺在在沙发上。


”你今天已经看过一个小时了。“韩文清从电脑前抬头,拒绝道。


”老韩,哎哟哟我肚子还疼,是不是上次爆炸后的后遗症啊~~“叶修捂着肚子,故意拉长了尾音,眼角瞟着韩文清的方向。


没多久,韩文清就走了出来,无奈的打开电视。


”果然老韩最好了哈哈哈。“叶修抛了个媚眼,”再帮我拿包零食来哈。“



”好,“韩文清答道,“明天你别想下床了。”


“诶!我错了老韩我现在改还来得及不?!!”叶修赶紧卖萌求饶。


“晚了。”

评论(1)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