轰出胜韩叶楚路蒜茄瓶邪兔虎雷安狗崽东北大乱炖乃是我的理想。嗨嗨嗨嗨起来٩( 'ω' )و

已修改【猎狐】(中)韩叶

难得的中篇来啦哈哈哈哈。

这篇可能会有点短啊,回头有时间的时候会加长的,见谅见谅啊。


-------正文-----

时间悄然溜过,星星因为城市的灯光而隐于云后。

叶修从简陋的纸箱里探出头,书房里的灯还是亮着的。

真是不懂得爱惜自己身体的人啊。抱着“你不睡我来睡”的念头,叶修成功的占领了韩文清的床。

又硬又脆的薄纸箱,只铺垫了一层软垫就想和席梦思大床相比简直是做梦。叶修趴在床上滚了两圈,充分感受大床的舒适以后找了个地方,团着睡着了。

书房里的韩文清依然在和文件作斗争,收购嘉世已进入最关键的地方,每天都有大量文件需要自己解决,更何况还有对手蓝雨的虎视眈眈。他可受够了对方某位烦人经理的话多。还有他的搭档,做事极慢却又步步致命,是个难对付的对手。

电脑时钟不急不慢的一隐一显,跳跃着的“一点过五分”提醒韩文清不要太过劳累。他起身揉揉太阳穴,推开房门去厨房倒杯水。

书桌上至少还有十份以上的文件需要处理。早点解决早点休息吧。韩文清这样决定,回过头继续办公。

专心于某一件事的时候,时间流逝飞快而又无法察觉,无论是工作还是睡觉。

在时钟跳到三点之前,韩文清成功的赶上了床。

坐在床边用毛巾摩擦着头发,韩文清随手点亮台灯,原本因该是开关的地方入手一片毛绒之感,温热的,柔顺的。

懒如叶修,被现任饲主摸摸(?)毛发还是没有问题的,只是稍微挪动了一下身躯,给韩文清让出拉电灯的位置。

对自己家这只从不听话的红狐,韩文清一向是没有办法,这已经是叶修本周第四次爬上自己的床了,貌似以后还会有愈演愈烈的趋势。

嫌弃纸箱的想法表现的十分明显。

伸手从狐狸的腋下托起,韩文清小心翼翼的把叶修移放到床上的另一处,以免碰到狐狸的伤口。

反正捡也捡了,保证伤口恢复以及吃住舒适也是应该的。韩文清是这样认为的。

清理掉自己枕头上叶修掉落的毛发,韩文清就和狐狸相邻而眠。

温热的生物发出轻轻的鼾声,竟有一种让人安心的节奏感。

这间接的导致,第二天韩文清罕见的迟到了。


就算是迟到了也还是一丝不苟,这就是总裁的霸气。

就算不小心停错了车位也没人敢说,这就是钱包脸的威力。

历经迟到停车错位早餐没吃等等情况,韩文清还是赶到了公司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
顺便听到了一点关于自己的八卦。

员工A偷偷侧过脸:“诶,你们别看BOSS脸长得凶,其实很有爱心的。我已经不止第一次看到BOSS身上有动物毛了,肯定是养了什么宠物在家里。”

员工B:“我觉得不太像,那个毛好像是狐狸毛。。”

员工C:“咳!咳!”BOSS就在后面啊同志们。

就在韩文清这短短的路过几秒钟内,几名八卦同志的本月奖金已经被扣掉了。

韩文清坐在办公室里,深思最近公司的运作。

前几个月霸图开始决定开始收购嘉世的时候,受到的阻力大的惊人,但是最近十分顺风顺水,韩文清一直对这种顺利保持怀疑。

“咚咚咚。”有节奏的敲门声打断他的思路。

“进来。”

张新杰拿着一摞资料,一边报告一边走进办公室:“嘉世之前追杀的人身份调查出来了,是嘉世前任的一个大股东,叶秋。”商业神话。

“那个三度带领他们占领市场年度最大份额的叶秋?”韩文清眉头一皱,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就这样被追杀了?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家伙一定会消失的吧。这让韩文清感到愤怒和无可奈何。一个那样散漫慵懒的商业神话就这样消失了?

”然后最近帮助我们的人也是他,“张新杰顿了一下……

“啊秋!“叶修坐在电脑前揉了一下鼻子,他昨天就可以变回人形了,只是因为受伤的原因暂时还收不回尾巴,于是叶修坐在椅子上慢悠悠的修改资料,屁股后面一条大尾巴欢快的摇啊摇。

叶修可是成过大事的人,看着日夜劳累的韩文清终究有点不忍,善心大发的帮他修改修改文件。叶修好久以前就发现韩文清电脑里的数据有好不对的,今天就帮他改改。

叶修随手一点一篇文件,完全无视文件夹上的机密两字。你说密码?有谁在输密码的时候会刻意避着自家宠物,又不是神经过敏。

只是粗略的一看,叶修就开始吐槽:“啧,错误的数据太多了,这是内奸写的还是白痴从官方网站上抄的啊。几乎全部都要重写啊。“

漫漫的更改文字,平时只要半个小时就可以打完的数据,因为右手的骨折而硬生生花了几个小时。

叶修感叹了一下今不如昔,估摸着韩文清快到屋了,关上电脑就跑回了沙发。

几乎是叶修趴下的下一秒,韩文清重重的撞开房门,吓得叶修猛地一跳跳上了沙发背,完全炸了毛。

快步走进家里转了一圈,韩文清没有发现任何其他人的踪迹,只是自己的电脑椅上多了一些狐狸毛。

韩文清捡起一根狐狸毛在手上捏了捏,回想起张新杰在办公室里说的话。


”电脑坐标是您家。“



TBC

评论(1)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