轰出胜韩叶楚路蒜茄瓶邪兔虎雷安狗崽东北大乱炖乃是我的理想。嗨嗨嗨嗨起来٩( 'ω' )و

【猎狐】韩叶(上)

亲爱的们,这是一篇也许万年以后才会有后续的文,因为秋收我马上要被关进一个悲惨的地方了(?),总之本文是一篇霸道总裁韩与狡猾狐妖叶之间的那点不得不说的事,不想纠结于后续的客官们请完成全文再来吧。

-----正文------


韩文清最近有点烦。

烦的是自己无意中捡回来的那只大红狐。

你说,他身为一只狐狸咋就可以那么烦人呢?

给繁忙中的韩文清添麻烦是狐狸的最爱。

“走开。”韩文清再一次推开面前这只霸占电脑桌的狐狸,猛地抽出被狐狸压在身下的键盘。

最近光是收购嘉世集团的事情就足够让韩文清焦头烂额的了,这只狐狸还时不时的跑来捣乱。

如果不是狐狸腿上还未拆下的骨折固定器,韩文清觉得自己一定分分钟揍他一顿。

随着韩文清的动作,狐狸轻巧的跳起落在一旁,一脸的狡黠是怎样都遮盖不住。

自己怎么就捡回来这样一个麻烦精呢?韩文清微皱着眉,转过头来继续敲击鼠标。



一个月前



雨下得很大,掩盖了城市,把天空染成一片乌墨之色。

夜晚的城市依然亮如白昼,在雨中尽情释放着迷人的光芒,陈旧的小巷隐于城市,巷口昏暗不清,点点星光也暗淡,潮湿阴暗。

“快!它往那边跑了!”手电的光划破昏暗,光线上下摇动,和着皮鞋拍打水洼的阵阵急促脚步。

大颗的雨水从高空砸落,狠击在灰色的雨棚上,跳跃在水洼里,红色的残影从它们之间一闪而过,像是无声的迅雷。

这道闪电窜进了小巷的角落,叶修靠在黑暗里,喘息着平复自己的心跳,右前脚被砸骨折了,情况不太好。

他没想到过陶轩会那么狠。

拒绝现于人前,为嘉世默默出力,竟是换的被老板追杀。

耳边的雨声盖住了一切,雨滴优雅缓慢的落下,洗刷了世界,润湿了皮毛。

但是叶修什么也没说,只是等待精力恢复,准备着下一次的冲刺。

“啪!”一个强光手电筒砸在叶修脚边,像是一声发令枪响,叶修迅速冲向五光十色的街边,把那些密集的脚步甩在脑后。

现在还不是感叹万千的时候啊。

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极淡的香味,叶修轻耸鼻头,确认那迷人的香气正来自一辆等红绿灯的车上。

车后窗没关,很好。

叶修三步作两步钻进车子,澳洲新鲜生牛排加上免费出租车,人,啊不狐生真美好。

韩文清今天很累,繁忙的工作加上不时飘来的怨气,自己真的最近应该找张佳乐谈谈了。

缓缓将车停进车库,韩文清揉着太阳穴打开后车门,一只巨大的红色狐狸趴在自己的车座上,貌似嘴角还占着自己刚刚到货的秘制澳洲牛排碎屑。

没有多想,韩文清极快的捏住狐狸后颈上的那块皮毛,看着挺大的身子其实并没有多少肉。

韩文清顺着想法颠了颠手上的狐狸,除了确认狐狸真的没几两肉意外,顺便发现了狐狸不正常的右前脚。

貌似还是只受了伤的。韩文清摸了摸下巴,最后还是没忍下心扔掉,左手拎着一只狐狸,右手提着几块还完好的牛排,就那么上了楼。

简单的帮狐狸处理了一下,韩文清抱着狐狸前往小区里的那家宠物医院。

“麻烦你帮我治疗一下这只狐狸。”韩文清把狐狸放在前台上,看着接待员说。

接待员明显的手下一抖,强忍着交出钱包的冲动,职业化的问问题:“那个,请问您的名字?”

没有什么犹豫的回答:“韩文清。”

接待员小心翼翼的问着:“您宠物的品种?”

韩文清看了看手里台上似乎睡着了的狐狸:“红狐。”他平时还是有了解一些的。

“它。。有什么症状?”接待员忍着逃跑的欲望问出最后一个问题。

“。。。好像是骨折。”

“什么!”接待员一下子就跳起来了,轻轻抱起狐狸,也不管韩文清凶不凶,自己的钱包重不重要了,直往医生接待室冲。

“医生快来帮它接骨!”接待员大喊道。后面跟着小跑的韩文清。

医生貌似看到一个门神向自己冲来。

一阵鸡飞狗跳之后,总算接好了狐狸的腿。

“这两周都不要接触到水,饮食要清淡,要多给它喝水,不要剧烈运动。。。。。”医生尽职尽责的讲解后续注意事项,奇迹般的没被吓跑。

韩文清认真的听着,等到医生把事情都讲解清楚,默默地抱着狐狸回了家。

医生缓缓的松了口气:“终于走了。”

接待员轻轻拉了拉医生的袖子,提醒医生:“我们好像没有收钱啊。。。”

“什么!!!!”

不知情的韩文清已给宠物医院颁发【好人卡】。



TBC

评论
热度(29)